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沉默版传奇 > 正文

传奇sf迷失刚开区一秒晶报:传奇,在尘土飞扬中闪光

2017年12月02日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无论如何定义,达喀尔自己就是一种简朴的为梦想燃烧的疯狂。这项赛事是真正英雄的制造机,也是这个星球上末了一个可以称之为伟大的赛事。

  传奇经历

  活着的传奇

  对于来年,周勇有了新的目标,“现在的我充分地理解了达喀尔的复杂性和变革。在我的眼里,其实我已经给本身定下了新的目标。这跟总成绩没有关系,这是一个新的目标。我希望以后能够进到达喀尔总成绩前十。”

  对于布尔金的遇难,达喀尔组委会次日特别颁发声明,对他的家人和伴侣所遭遇的巨大哀痛暗示最诚挚的慰问。

  1965年8月,彼得汉塞尔出生于法国小镇维索尔。作为家中惟一的孩子,他从小就受到了父亲赛车生涯的熏陶和影响。

  赛后,十一冠王称不成思议,“想想博得达喀尔冠军有多困难,我能这么多次夺冠真的让人感觉不成思议。这是我所取得的最伟大荣誉。”

  布尔金,把梦想和生命留在了达喀尔

  更令人夺目的是,彼得汉塞尔个人的达喀尔赛总冠军数就此达到了创纪录的11个——因为在1999年转汽车组之前他就在摩托车组六次掠获冠军头衔。

  过去两周里,马达轰鸣声一直响彻在地球上最荒无人迹的地方,各路英雄在尘土和绝境中找到生命的标的目的——我们见证了活着的传奇,见证了中国力量的延续,同样也见证了生命的逝去。

  彼得汉塞尔 11“冠”绝全球

  中国力量

  在彼得汉塞尔的字典,无畏失败成为了第一准则,而成功好像总是陪同着这位天生的极限挑战者。

  第四赛段莫名的机械故障,绝对算得上是对周勇心态的一次考验,“达喀尔有时候就是无奈。但是发生了就是已经发生了,我们不用去管它。”调整好心态的周勇,在达喀尔赛进入尾声阶段最先发作,接连获得赛段第10名的好成绩,从而追平了其个人在2005年和2012年时的个人最好成绩,而距离去年周继红创造的中国车手历史最好排名仅差一位。

  不过,最初的成名却缘于滑板——1977年,14岁的彼得博得了全法国滑板赛的冠军。之后,他加入法国队,代表法国参加了欧洲锦标赛。但很快,他转而迷恋上了“更富刺激性”的摩托车。

  在父亲的支持和赞助下,彼得汉塞尔博得了1981年法国摩托耐力赛的冠军。随后的一切水到渠成:1991年,传奇旅途展开,彼得汉塞尔携手雅马哈博得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达喀尔总冠军。在摩托车组六次掠获达喀尔的冠军头衔后,変态传奇私服65535级,1999年,他转而参加达喀尔汽车组的角逐,并继承连结王者霸气,先后五次称雄。

  缅怀亡灵

  而如今,等硝烟真的散尽,比及人群真的在欢呼,他却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留在了这块布满未知和磨难的赛场上。

  让我们记住这个名字:托马斯·布尔金

  勇气和天赋指引着彼得汉塞尔一次次成功抵达达喀尔的尽头,而对于这个47岁的老将而言,达喀尔永远只是一个最先,“只要我还有力气,只要我还能呼吸,我希望不会错过任何一届的达喀尔。”

  由于各种原因,出现在本届赛事的中国军团已大幅缩水,不过,哈弗达喀尔车队的周勇还是表示优异,终极获得总成绩第19名,平了本身的达喀尔最好成绩。别的一名中国车手魏广辉则完成了摩托车组的角逐,完成了赛前的目标。

  虽然没有形成更大的突破,但周勇收获的却是又一番的领悟,“感觉棒极了!过去的达喀尔是在坚持中享受着快乐,这次是在竞争中享受着快乐。”

  重磅人物

  但现在,所有一切都有了答案。

  在第6赛段结束时,布尔金的总成绩排名第68位,这对这个年轻的法国人来说,第一次参加达喀尔的成绩还算不错,但正当他继承向着人生的梦想前进时,梦想,以及他的人生却戛然而止。

  关于达喀尔安全的话题从未住手,就在这一季的赛事,死亡的阴霾依旧没有离我们而去。1月11日晚,布尔金在前往第七赛段的行驶路段上,与智利警车相撞不幸身亡。

  赛前,25岁的摩托车手布尔金憧憬道,“我期待着冲破尽头这一刻,在圣地亚哥听到让人心潮澎湃的欢呼声。”

  周勇:在竞争中享受着快乐

  而作为一名参加了25届达喀尔拉力赛的老将,彼得汉塞尔更多地将这份荣耀归功于车队的齐心协力。“任何角逐的冠军都不是从一最先就能拿到的。车队做得非常精彩,我们没碰到什么机械故障,车手需要做的就是全力向前冲。”

  布尔金是本届达喀尔拉力赛第三位失去生命的人。在他出事的前一天,赛事秘鲁境内的一辆出租车因为与增援车相撞而造成两人死亡,七人受伤。

  自从第二赛段登上榜首后,这位法国人就一路领先再未让出总成绩榜的榜首位置,并终极如愿卫冕拿到了他个人在达喀尔赛汽车组的第五个总冠军头衔,一举打破了芬兰名将瓦塔宁在1987年至1991年间创造的四夺汽车组总冠军的纪录。

  不过,法国人在第一个赛道碰到了点小麻烦,也未取得领先地位。那一个时候,很多人就连他本身也有所摆荡——“彼得汉塞尔是不是太老了?在南美是不是能够连续做到完美?”

  当做出从滑板转行至摩托赛场的决定后,最支持他的人是父亲,老彼得的想法是,“让儿子去挑战未知,汽油原本就是男人的血液。”

  在香槟和掌声中,被称作“达喀尔先生”的彼得汉塞尔举起了汽车组的奖杯。没有不测,他又一次“习惯性”地征服了这片南美大陆,征服了这项艰难的赛事。

  在达喀尔,彼得汉塞尔的地位就像是F1里的舒马赫,他有着卓尔不群的天赋和无与伦比的成就。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